委内瑞拉没有什么电竞

德甲手机版 2022-09-23 01:23

  即使当下互联网已经完全席卷到全球,每天有无数人在短视频平台上向国人介绍海外的风景、特色、美食,但对大多数国人而言,南美依旧是一个遥远且陌生的地方。不同于亚洲、非洲或者欧美这些与我国或相近,或在经济、政治、文化往来频繁的国家及地区,南美洲给予我们最大的印象,可能是魔幻现实主义中的巨作,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

  魔幻现实主义之所以能在拉美地区流行起来,与当地割裂的经济、政治有莫大的联系。不仅是文学,整个拉美地区的电竞也充满了魔幻现实色彩,而在这其中,委内瑞拉当属头名。

  在大众印象中,拉美地区的电竞除了《Free fire》、《无尽对决》之外,似乎再无更多能够阐述的。在全球电竞行业如火如荼发展的当下,即使连非洲都出现电竞产业的雏形并受到关注,这个占据地球陆地面积近13%、1900万平方公里的区域,除了巴西之外的国度似乎在互联网平台上被“遗忘”了。

  相比其他拉美地区,委内瑞拉被“遗忘”的要更加彻底。当你去互联网平台检索其他拉美国家的电竞信息,或多或少能检测一些内容。但在中文互联网上,仅有委内瑞拉女孩,神似电竞游戏女主角这一条电竞相关信息,而即使是外网上的信息也是寥寥无几。

  根据信息显示,委内瑞拉与一些拉美国家在2020年一同加入了国际电子竞技联合会(ISEF),并声称将通过协会的力量来发展当地的电竞产业。这证明,委内瑞拉至少是有一定体量的行业协会存在的。而在今年8月,委内瑞拉大学UCAB创建了该国第一个电竞学院,意图革新当地电竞行业。

  从行业协会和电竞教育的角度看,委内瑞拉的电竞似乎至少是有一定雏形的。但当我们聚焦到赛事、俱乐部上看,又并非如此。

  据Esports insider的报道,目前仅有少数电竞俱乐部能够组织起来参加一定体量的比赛。目前委内瑞拉地区的电竞俱乐部主要参加《DOTA2》与《英雄联盟》及《Vlaorant》的国际赛事。当然也有一些本地赛事,但由于贫困的经济,委内瑞拉本地赛事体量与奖金都十分少。

  当地十分流行的《FIFA》,其终极联赛的总奖金仅为500美元。折算成人民币,可能国内网吧赛事的奖金都比这个数字高不少。

  而国内糟糕的电竞环境,使得整个委内瑞拉的电竞呈现出“向外求”而非内需的发展状态。

  曾经的委内瑞拉因其全球第一的石油储量而富裕过,但此后由于诸多因素,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人均月收入一度不足20美元。大量公民开始逃离委内瑞拉,成为难民。

  对于那些留下来的人来说,生活还在继续,但娱乐却收到了极大的限制。而在此情况下,电竞行业却悄然得到了生长。

  对于普通玩家们而言,游戏是用来娱乐的;对于电竞选手们而言,成为职业选手最初也是因为热爱或者娱乐。

  但在委内瑞拉,情况并不如此。根据Esports insider的报道,委内瑞拉的一些电竞选手,会通过售卖高分段《英雄联盟》、《CS:GO》账号来帮助其改善生活。在役职业选手做代练,这更像是国内在电竞最困难时期的压力选择,但因为其贫困的生存环境,委内瑞拉的选手们没有更多选择。

  对于无法上更高台阶去奋斗的电竞选手们而言,会通过其他方式来改善生活。而能够有机会去更高的舞台释放光芒的选手们,他们都离开了委内瑞拉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

  Relic是Infinity俱乐部英雄联盟战队的一名选手。他出生于葡萄牙,但在委内瑞拉长大。在发掘到自己的电竞天赋后,他离开了委内瑞拉,签约了infinity战队后定居墨西哥。

  Diego “Quas” Ruiz则在2013 2017年活跃在LCS,sukitRon是一名《CS:GO》职业选手,曾就职于西班牙Wizards电竞俱乐部。在2018年苏基特龙和他的团队赢得了由ESL西班牙组织的EPS XI联赛;Crumbzz则是前英雄联盟选手和教练,后来转到守望先锋任分析师。

  不管这些选手从事什么样的电竞项目,取什么样的ID,但他们的相同点都是离开了委内瑞拉开启自己正式的职业生涯。

  近几个月来,委内瑞拉的私营互联网公司蓬勃发展。根据DataReportal的数据,提供互联网接入性能指标的网络服务Ookla的数据显示,2021年委内瑞拉的固定互联网连接速度提高了3.46 Mbps,比上一年增长了113%。

  稳定的网速,相对改善的经济环境使得委内瑞拉的电竞行业有了些许发展。大量有志于成为电竞选手的高段位玩家缺乏资源在全球舞台上竞争。在此情况下,海外的投资者们开始进入到此地。

  在今年五月,肯德基宣布将对委内瑞拉的电竞行业进行投资。在新闻发布会上,肯德基宣布赞助了Hooked eSports,并宣称将对委内瑞亚的电竞博彩、赛事和有志于成为电竞选手、游戏主播的年轻人们进行投资。

  除了肯德基博彩外,俄罗斯的投资者们也开始对委内瑞拉进行投资。今年1月,俄罗斯教练和前职业选手德米特里·格拉西莫夫和伊万·日丹诺来到了玛格丽塔岛上的海滩普拉亚埃尔亚克。他们计划投资当地电竞组织Generous Game,并将委内瑞拉所有的《DOTA2》选手聚集起来,对他们进行训练后参加TI赛事。并声称如果能取得较好的成绩,就能够摆脱贫困。

  而Arakiz正是经过重重选拔后成为其中的一员,在此后他一直在一家高档酒店进行训练。但他们的队伍后续并没有成功获得TI11入围赛资格,因而俄罗斯的投资者们将他们送回了家并回到了莫斯科。

  Arrakiz并不知道俄罗斯或者其他地方的投资者们会不会再来,后面的年轻人们是否还有机会在投资者的帮助下得到改变命运的机会,但对28岁的他而言,机会或许不会再出现了。

  当地存在大量的电竞玩家,但因人们无心过多关注游戏、电竞,当地也没有能与之匹配的赛事和赞助商。而投身到电竞行业的人们,除了热爱之外,看来更多的是想通过电竞逃离委内瑞拉。

标签:RA电竞新闻

相关文章
成功案例

Success Case